生活实验室会议(17.8.31)

2018-03-25
创造一个共创、共治、共享的自组织生活学习空间,为青年人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提供可能性。
决策机制
成立自治委员会,成员为全体住客,自治委员会是生活实验室最高权力机构,所有人事任免,重大方向决定都需要有自治委员会投票决定(超过总人数2/3为有效),对于较复杂的决策,在投票前需进行深度汇谈。
 
设轮值主席一职,兼顾意愿和能力,选举周期为一个月,可连任。轮值主席可享受不同额度的房租奖励,具体由自治委员会决定。主席的职责:为人民服务,负责执行自治委员会的决议,有权发起会议讨论,具体权力范围还需商定。需要兼顾个人自由和公共事物的管理。
 
奖励机制
设立探索基金,由住客和706共同注资,奖励那些拥有探索精神的人,每月由自治委员会投票选出,具体规则和标准需要商定
 
小组机制
每个住客根据兴趣和个人能力选择1-2个小组,每个小组不超过6人。每个组的人数需根据具体需要再定
每个小组都是为全体成员服务的,不是单纯的兴趣小组。
每个小组设组长一职,主要职责:为人民服务,负责小组日常的讨论和具体执行。组长由组员投票选出,一个月选举一次,可连任。组长可享受不同额度的房租奖励,具体由自治委员会决定。
 
 
8月31日开会总结文字: (光斌,鞠毅,曹晓炜,王晓伟,邬方荣,孙健,窦月夕)
光斌
主要的观点在上面的草稿,比较强调认识自我和世界,创作有意义的事情,希望706本部的广度以外,可以在新的空间创造有深度的空间,希望不同学科背景的人,可以互相一起建立各自的认知体系。
曹晓炜
重视住宿的稳定性和秩序感
希望住宿的人个特点明显一些,愿意去表达,可以多学科交流
 
鞠毅
前面听完了几位的论述之后,我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一堆关键词:独立(independence),目的(purpose),秩序(order),责任(responsibility),共同体(community),自治(autonomy),人性(humanity),开放(open),可能性(possibility),家(family),探索(discovery)……
 
于是我首先提出了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这一概念。Community叫做共同体,或者社群,我所理解的community是以内容为载体的人的集合,所以我的想法是一切都要回归到人身上。而「想象的共同体」如果出现,会解决意识形态统一的问题,706可以画一个很大的愿景,或者理念,这个理念一定是大的、模糊的、又是每个人都很容易理解的,大家为了这一共同的愿景走到一起组成了生活实验室,以此维系这个群体。需要说明的是,想象的共同体这一概念是近代出现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演变,我觉得是看你怎么用,用好了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另外,我说意识形态是为方便理解,可以中性看待,不要加宗教或政治色彩。
 
刚刚说到了回归到人身上,细化点说是把人当做最终的目的,而不仅仅是手段。在生活实验室居住的这25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因为这25个人的存在,生活实验室才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同样,因为有了生活实验室,这25个人才有让其变得更加丰富多彩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方荣把我说的理解为是“仅实验室能向这些人提供什么”,我不同意。它一定不是单向的,是双向而且相辅相成的,是我变好你一定变好,甚至更好。举个简单的例子,说到推广和宣传,这25个人在生活实验室的缩影写下来就是一篇吸引人的活广告。
 
于是接下来聊到了关于营销和推广文案的事情,我觉得依然离不开人。虽然现在生活实验室还没有人,但是我们可以假设有人,树立标准像,比如“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个半夜两点爬起来写代码的程序员”,“一个喜欢吸猫的自由职业者”等等等等。加上刚才大家说的生活反差,你以前是什么样的生活,来到实验室之后又有什么新的可能性,写下来就是一篇文案。要扎心,要能产生共鸣……
 
至于规则,我提出了「共同的底线」,我个人不太喜欢住进去之后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大家守住共同的底线,在此之上去寻找和建立个体的自由,反正我个人喜欢在混乱中寻找秩序,有了共同的底线,其他的靠道德原则去规范。至于共同的底线是什么,还要进一步再商量……
关于自治委员会,我觉得很好,但我不建议设立一人一票这样的直接民主制,至于为什么想想苏格拉底就好了嘛~
 
最后,我想补充一点,就是:既然好玩,就别累着。比如,刚才提到的学科打通,方荣说的把古希腊的城邦制度融入进去,我觉得都非常好啊,如果是我,我会更大胆一些,再养个卡门2号,设立猫教也不是不可能,没有其他的,好玩儿。我希望看到体验到的生活实验室就是这个样子。
 
(ps. 建议方荣尽快行动,从0-1的过程一定是先做,很多事情是做的过程中想明白的……)
 
王晓伟: 深度社交  让生活走向未知
邬方荣:创造生活乌托邦
 
孙建:需要有自治社区,需要有退出机制,不能给人无限的安全感,应该是有限的安全感。否则不合适的人进入这个生活实验室,会破坏整体氛围。
 
窦月汐:  生活实验室项目,如果规则成型后,可以无限复制,类似开源模式,所以反而是比“青年空间”更有想象力的商业产品。
 
孙健: 不同意窦月汐的观点, “青年空间”  应该是比“ 生活实验室”有商业价值, 要复制的是青年空间,而不是“生活实验室”。
 
 
 
706生活实验室2.0----构建一个青年生活共同体
背景介绍:
      
不知道从几何起,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在从就业为导向的进行教学,规划各种职业规划相关的课程,青年人也想当然的觉得这个是大学毕业后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如果青年人毕业后只是考虑工作和生存的话,说白了,只是一种基本的生存动物的本能,没有摆脱生活必然性对他的压力。
 
如果只是在大城市里面天天工作上班,这个不足以构成一种完整意义的生活,因为绝大部分工作都是为了服务于某种必需的东西(或者金钱或者生活压力),而不是独立于人的需求。当然,你也可以谈恋爱,获得某种私人领域的亲密关系,或者是你去迷恋一些小玩意或者爱好(养花种草,DIY家具,养猫养狗----),可是,这一切说白了也只是在大城市缺乏公共空间的情况下,倒是青年人转而去发展私人空间和私人领域的丰富多彩的东西,这些东西都被委婉的称呼为大众文化,充满了娱乐和商业包装还有小清新心灵鸡汤,偶尔还要臣服于社会的意识形态。
 
所有这些或许可以丰富个人的主观感觉和情感,或许可以让你变得更加迷人和有趣,不过所有这些,都不足以你更好的认识自我和世界,不足以获得自由。
 
如果一个人要获得自由,就必须要在基本的生存和大众文化的休闲以外,可以有自由的生活方式:一种在空间里面自我展示的,一种交谈或者实践的生活。
为此,706希望可以真正构建一个青年生活和学习成长的共同体,形成一个青年人彼此聚集和交流的空间,这一群青年人,通过独立的个体来共同打造这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共同体,一起成长,共同获得自由。只有当一群人共同成长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才成长为自由的。
 
而也只有当一群青年人,在共同的成长过程中,对规范,道德和交流方式相互达成一致时,才会形成一个新的文化和社会规范,才会想象出我们在现有条件下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为什么需要另外租空间来做“生活实验室”?
好多人疑惑为什么不在现在的706青年空间本部来做“生活实验室”?因为706青年空间本部定位是一个面向所有青年人开放的公共空间,目前这个本部空间里面功能的冲突问题本来很严重,特别是私人生活和公共活动的冲突尤其严重。由706住客形成的社区,和以参与活动和熟人为主的群体,形成了两股很难合流的势力,在同一个706青年空间里面,难免碰撞。
 
所以,本部里面的住客很难形成一个归属感很强的社群,而且本部空间划分和使用是由706管理人员决定的,住客很难有自主权,另外,住客也是短期住宿为主,所以也无法形成稳定的自治委员会。
 
 
 
如何在新空间构建一个更加理想的青年共同体?
 
第一步:开始从全开放到封闭式,新 的空间是完全 由里面住的20人来决定的,除了最初第一批入住人员是706方面来审核,后期入住甚至是里面的住客代表自己审核。这个生活实验室除了基本维护和维修以外,其他完全由里面的住客自己管理,这样才可以保证在这个共同体里面所有人的互相信任和安全感和归属感。
 
 
第二步:706生活实验室的活动开始强调小规模,住客自发,共同参与的活动。(比如微沙龙,706内部版的给我三分钟,内部兴趣小组),住客客用自己邀请朋友参与活动,也可以让706帮们对接外部资源。同时通过“共享机制”来进行空间住客互相分享物品到思想文化的交流分享。
 
 
第三步:需要重新启动面向706生活实验室的自治委员会
自治委员会的人员只包括706生活实验室的住客代表。如果需要706出观察员,必须经过自治委员会的同意。
 
706自治委员会的片段 (摘自旧文)
 
我在15年夏天刚入住“706生活实验室”,那个时候,也是比较混乱的,记得那个夏天,厨房每人乱糟糟,想象一个七八平方米的厨房,却被十多个人轮流使用着,只需要一天,单是各种杂物堆积成山的洗碗池就可以让人崩溃。
 
有人因为难以忍受而开始抱怨,有人因为难以忍受开始主动清洗这些厨具。但即使偶尔被清洗干净整理整洁了,第二天又狼藉一片。慢慢的,主动洗碗的成员开始在群里讨论如何解决这件恼人的事情,大家开始制定规则,要求每一位使用厨房的成员在使用完毕之后清理自己的战场。
 
但是三两个人的意见并不能形成有效的制约。于是大家拿着罗伯特议事规则聚在一起开了一次会议,场面有序很多,和议题无关的言论被暂时叫停、过于诉诸情感的表达也被及时制止,近二十个议题,在一个多小时里被陈述、辩论、表决。最终,厨房的使用规则出现了,一个至少产生形式上更“合理”的规则被张贴在厨房的一角。大家被告知,并且尽力遵守,若有违反,会被会议上选举出来的委员会监督并施以处罚。
 
从这个时候开始,“自治委员会”就无意识中成立了,慢慢营造出了一个住客相互支持,相互监督的生活氛围,不过那个时候,706管理团队对“自治委员会”还处于观望状态。
 
2016年新年过后,因为住客丢失物品的赔偿问题,706管理团队和“生活实验室”住客各执一词的无法解决的状态 ,自治委员会通过开“听证会”,最终通过投票和每个“自治委员会”给出赔偿比例进行权衡,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听证会结束后,706住客新亚在朋友圈发了个状态,引发无数个赞:
 
“罗伯特议事规则下的706陪审团。我们不能规定什么样的规则是最好的,是绝对正确的,但是我们一定知道我们想追求什么样的原则,什么样的精神,这些原则和精神正是议事规则的精华和意义所在。毋论最后争议裁决结果如何,过程我觉得很赞。每个人都有要说的话,也都秉持了各自立场。”
 
706管理方也发了个状态,表达了对这个事情处理结果的满意:
 
“任何机构都是由人组成,当然在趋利避害的同时会损害相关方的利益,706也是如此,所以,我们才需要自治机构去抗衡和妥协~你很难评估单次的听证会是否对706来说是公平的~或者我们还不够理性,也会夹杂个人感情去判断~不过没有关系,至少已经开始了,矫枉过正或许也是需要的~希望慢慢的,我们可以在706建立一个理性和协商的青年生活共同体。~”
 
自此,“自治委员会”就宣告正式成立,并且在后续准备做的陆陆续续的听证会,都将和706管理团队一起,发挥作用。这其中,当然会有各种看似琐碎的矛盾和各种争论的议题,不同利益方对规范,道德,交流方式,价值观都有不同的理解,我们必须通过花费一些时间来讨论属于我们共同生活的公共空间的一些基本规则,相处模式,当然还有更多日常生活中的矛盾,这样,这才是真正属于我们青年人自己的自治的空间。
 
第四步: 一些共同创的机制建立,比如一起形成小团队创业,一起做事情。
 
上面这个“生活实验室”项目,是706青年空间在甲15号楼顶层新租了一套复式,用来做的一个实验性探索性项目。我们人数规模控制在25人左右,会用1年的时间来进行这次探索实验。并且同时会进行定期的实验性的报告和发布,也会引入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一些调查研究。
入住具体信息:
 
入住时间:2017年9月1日开始(暂定)
 
入住要求:
 
1)至少入住3个月及以上,房租押一付三,元/月(包括水电气网和维修费)
 
2)认可生活实验室理念,会进行电话面试和直接面试
 
3)其他待定
 
《日常生活实践》
《空间的诗学》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 空间实验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