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实验室展示页

    各个城市生活实验室入口


  • 18年1月

    706青年空间和706生活实验室分成2个不同的实体,形成了一个财务透明和分配机制,并且第一次形成了706生活实验室成员自己管理的公共账户,以及用于生活实验室研究的基金。


  • 17年7月

    706青年空间内部形成共识,“706生活实验室”如果要形成真正的自治社区,就需要形成封闭化的社区,不能在706青年空间这个公共交流的场域里面做,因为面向小规模的自治社区,和公共生活肯定会有冲突,而且是不可调和的。决定重新租了一套新的Loft来做这个生活实验项目


  • 15年12月

    706生活实验室进入停滞状态,自治委员会也停滞,706青年空间团队也在进行这个项目的反思。


  • 16年2月

    因为住客丢失物品的赔偿问题,706管理团队和“生活实验室”住客各执一词的无法解决的状态 ,自治委员会通过开“听证会”,最终通过投票和每个“自治委员会”给出赔偿比例进行权衡,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这个契机,正式形成“住客自治委员会”。纽约时报发布了“北京青年玩儿自治:现实困境下的706”长篇报道,对706生活实验室进行了报道。


  • 15年2月

    706青年空间根据以往青旅的自治精神,提出了生活实验室概念,并进行推广,希望吸纳更多长住的住客过来,这样才可以形成更好的自治氛围。